美聯儲歷次加息的經濟影響
              1. 美聯儲歷次加息的經濟影響

                聯邦基金利率是美聯儲向成員銀行提供貸款的隔夜拆借利率,是美國的政策利率。正常情況下,聯邦基金利率提高可相應地引起中長期利率等其他利率提高,從而通過提高車貸、房貸及其他類型的借貸成本,減輕經濟過熱壓力并抑制經濟過熱。美聯儲提高聯邦基金利率通常采用多次加息且連續加息的辦法,1980年至2021年,美聯儲共經歷六輪加息周期,2022年3月17日開始,進入第七輪加息周期。

                1980年以來的第一輪加息周期從1983年3月31日至1984年8月9日,聯邦基金利率上限目標值從8.50%提高到11.5%,歷時17個月10次加息,分為兩個連續加息階段和一個小幅降息階段,累計凈加息300個基點。第二輪加息周期從1987年1月5日至1989年5月17日,歷時28個月22次加息,分為三個加息階段和兩個小幅降息階段,累計凈加息393個基點。第三輪加息周期從1994年2月4日至1995年2月1日,聯邦基金利率上限目標值從3.00%提高到6.00%,連續提高7次,歷時12個月,累計凈加息300個基點。第四輪加息周期從1999年6月30日至2000年5月16日,聯邦基金利率上限目標值從4.75%提高到6.50%,連續提高6次,歷時11個月,累計凈加息175個基點。第五輪加息周期從2004年6月30日至2006年6月29日,聯邦基金利率上限目標值從1.00%提高到5.25%,連續提高17次,歷時24個月,累計凈加息425個基點。第六輪加息周期從2015年12月17日至2018年12月20日,聯邦基金利率上限目標值從0.25%提高到2.50%,連續提高9次,歷時36個月,累計凈加息225個基點。第七輪加息周期從2022年3月17日開始,截至2023年2月1日,聯邦基金利率上限目標值從0.25%提高到4.75%,加息幅度創1980年以來之最。

                美聯儲通常依據通貨膨脹目標缺口、總產出目標缺口等,來確定聯邦基金利率的調整方向和調整幅度。按照啟動原因,美聯儲加息周期可分為預期經濟過熱型、預期高通貨膨脹型等類型。按照2%的通貨膨脹目標,美聯儲歷次加息周期都屬于預期高通貨膨脹型。1980年以來前六輪加息周期開啟前,美國通脹率分別為3.5%、1.1%、2.5%、2.1%、3.1%、0.5%,加息周期結束后分別為4.3%、5.2%、2.9%、3.7%、4.1%、1.6%。從加息結束后的通貨膨脹率來看,除第六輪低于2%,其余都顯著高于通貨膨脹目標。按照5%的潛在實際GDP增長率水平,除第六輪加息外,前五輪加息周期均屬于預期經濟過熱型,按照3%的潛在實際GDP增長率指標,更是如此。前六輪加息周期開啟前一季度,美國實際GDP增長率分別為0.2%、2.2%、5.5%、3.8%、2.3%、1.3%,期間實際GDP增長率最高分別為9.4%、7.0%、5.5%、7.5%、5.5%、4.1%,而加息后實際GDP增長率分別為3.3%、3.0%、1.2%、0.4%、0.6%、2.2%,顯著低于5%的水平,第三、四、五、六輪加息后,甚至出現了明顯經濟衰退。

                與前幾輪加息不同,第七輪加息周期屬于預期經濟過熱型和預期高通貨膨脹型兼有。從通脹率來看,加息周期開始前為7.9%,2022年6月達9.1%,2023年1月降至6.4%;從實際GDP增長率來看,2021年四季度為7.0%,2022年四季度為2.9%。同時,本輪加息具有先快后慢、加息與縮表同步推進特點。2022年6月1日,美聯儲啟動縮表且縮表力度逐步加大,資產負債表規模從加息周期開始前9萬億美元降至2023年2月8日的8.49萬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美聯儲歷次加息周期前后美國勞動就業、美元匯率指數均會發生顯著變化,本輪加息也不例外。不過加息周期開啟以來,美國通脹下降幅度遠不及市場預期。究其原因:一是多輪次疫情使美國經濟供給側和需求側受到雙向沖擊;二是俄烏沖突升級,引起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持續高漲;三是美聯儲加息引發美元走強預期,國際資本流入美國,對加息的通貨膨脹管理產生抵消效應。但是,此輪持續大幅加息,顯著增加了美國經濟衰退風險。2022年7月,美國10年期和2年期國債收益率出現倒掛,顯示經營主體對長期資金需求相對不足,企業投資和借貸動力疲軟。2023年1月,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《世界經濟展望》報告,將美國2023年經濟增長率預期調整為1.4%。

                美國是全球經濟中心,美聯儲加息會影響全球利率水平和國際資本流動方向,政策溢出效應會引發其他國家和地區爆發金融危機或債務危機。例如,1983年加息周期期間爆發了拉美債務危機,2004年加息周期后爆發了美國次貸危機和全球金融危機等。本輪加息對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影響有兩個方面,一是貨幣貶值導致各國主權債務問題更加嚴峻,二是美元預期升值帶來資本流出和輸入型通脹問題。2022年3月至7月,海外投資者對新興市場股票和債券投資累計流出超380億美元。此外,發達國家貨幣匯率表現不及發展中國家,2022年前7個月,包括歐元、英鎊等在內的23種貨幣對美元貶值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美聯儲提高政策利率,也迫使大多數國家實施緊縮性貨幣政策或加強資金流出管理,引發世界經濟進入貨幣政策緊縮周期,并加劇了世界經濟脫鉤風險。截至2023年2月,英國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亞、新西蘭央行分別累計加息390個、425個、325個、450個基點。歐洲央行改變一貫實施的負利率政策,加息300個基點。部分國家則實施了寬松貨幣政策,中國、土耳其和俄羅斯處于降息周期,日本保持負利率貨幣政策不變。與此同時,俄羅斯、伊朗、敘利亞等國家正加速與美元脫鉤。

                (作者系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)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王梓辰校對:翟婧最后修改:
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精選專題

                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主題教育

                精選文章

                精選視頻

                精選圖片

                微信公眾平臺:搜索“宣講家”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:
                宣講家微信公眾平臺
                您也可以通過點擊圖標來訪問官方微博或下載手機客戶端:
      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      客戶端
                客戶端
                事業單位事業單位標識證書 京公網安備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1556號
                一级自慰